欢迎访问中国机械资讯网!
中国机械网
当前位置: 首页> >开水器 >正文

创业故事:小羽毛飞向大世界

陈刚是河南省商城县汪岗乡余新湾村人,1994年,中学毕业后不久的陈刚来到杭州一家外贸公司打工,由于工作出色,第二年,老板让他负责服装厂采购服装辅料的工作,在采购过程中陈刚发现许多衣服的领边、袖口和口袋都用鸡鸭的羽毛来装饰,于是,他发现羽毛生意的市场前景很广阔……

  月薪4000元的打工仔想当老板

一次,陈刚在外面散步,两个女孩手捧两朵鲜花迎面走来,那花瓣在风中飞舞,漂亮极了,等走进一看,原来那鲜花是用羽毛做的,陈刚喊住了那两个女孩,问她们:“这羽毛做成的花是在哪里买的?”女孩说是在对面的工艺品店,陈刚赶紧跑过去,只见店里用羽毛制作的工艺品琳琅满目,有羽毛插花、羽毛面具、羽毛团球、羽毛挂毯等,陈刚以前只见过用羽毛制作的鸡毛掸子,不知道羽毛还可以制作各种工艺品,挂在墙上或放在桌子上,一件羽毛挂毯,也就是在粗布上贴上羽毛,就卖几十元甚至上百元。

陈刚让店主拿出一件样品给他看,攀谈中陈刚了解到,一个名叫“天使翅膀”的工艺品,用的是鸡身上贴身的羽毛,这种羽毛不染色,每一支羽毛要4分钱,插在纸版上,外销价近10元人民币,运到美国就要70元人民币。

如此大的利润空间让陈刚怦然心动,他想:“自己的家乡地处大别山区,几乎家家都养鸡、鸭、鹅,如果回去办个羽毛制品厂,一定有市场。”那一段时间,陈刚几乎跑遍了杭州市大大小小的时装店和工艺品商店,做了大量的市场调查,掌握了羽毛饰品的第一手资料。 俗话说万事开头难,陈刚把他的想法给几个要好的同事一说,他们都纷纷摇头,不赞成。有的说:“羽毛饰品需要资金,你行吗?”还有的说:“你有客户吗?有销售渠道吗?生产出来卖给谁啊?”陈刚仔细一想,同事们说得也有道理,市场上风云变幻无常,稍不留神就会血本无归,何况自己是白手起家呢?陈刚一时有些犹豫,但又不甘心放弃,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1999年7月的一天,陈刚在采购服装辅料时,看到一个日本客商,拿着样品来订货——那是一件用羽毛制成的绒条,但没有人敢接他的订单,日本客商感到很失望,这一情景给陈刚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第二天,陈刚在采购服装辅料时又见到了那位日本客商,陈刚这次没有犹豫,主动上前和他攀谈起来,日本客商说日本国内很畅销这样的产品,特别受到年轻人的青睐,可惜这里没有人生产,陈刚听了心里有一种跃跃欲试的感觉,就问那位日本客商: “生产这样的绒条技术复杂吗?”日本客商说:“不复杂,就是把鸡毛染上颜色,贴上去就行了,一个普通工人,教几遍就会了。”说完他盯着陈刚问:“陈,你愿意做吗?” 陈刚也仔细算了一下,成本15元一市斤,一克的成本也只有3分钱,销售价每克1毛7分钱,除去其他成本,利润也相当可观。日本客商还特意叮嘱他说:“我给你三个月的期限,时间足够了。我们这边没有做这个的,你如果能把生意做红火,以后我们都有好处。”

这次陈刚没有再犹豫,几天以后,陈刚从那位日本客商手中拿到了订单。1999年8月,陈刚放弃每月4000元钱的高薪聘请,带着打工挣来的20万元钱,回到河南商城县的老家,开办羽毛饰品厂。

  办工厂一波三折,逆流而上柳暗花明

陈刚回乡办羽毛饰品厂的消息武汉癫痫病哪个医院治的好像风一样传遍了整个村庄,开始村民们不理解:“鸡毛都是废料,只能当垃圾,这没人要的东西,也能赚钱?”

陈刚说干就干,租厂房、买原料、招工人,半个多月的时间,陈刚的羽毛饰品厂红红火火开办起来了,羽毛饰品的难点是染色,陈刚从广州请来了技术人员,每天都要和他们研究产品到深夜。

工夫不负有心人,一个月后,陈刚把第一批货交付了,价值17万元人民币,货款拿到后,陈刚和他老婆彻夜未眠,陈刚说:“那个时候数钱的感觉好极了,一辈子都不会忘掉。” 不久第二批货也交出去了,那是一种扫电脑的鸡毛掸子,随州哪家医院治癫痫好可以赚到4万元人民币。

第一笔生意旗开得胜,让陈刚信心大增。2000年初,陈刚在羽毛加工厂的基础上,注册了“飞亚羽毛工艺制品公司”。一个月后,他又收到了日商来的第二笔订单,这笔订单价值38万元人民币,是上一笔订单的两倍。 旗开得胜,陈刚心里高兴极了:“第一笔赚到钱了,就有信心了,这第二批不要说38万元人民币,就是83万元人民币也要接下来做。”

为了赶制产品,陈刚需要大量资金聘请工人,但他的钱全用来租厂房和购买原料了,因为第一笔生意很成功,他很容易地从亲戚那里借了8万元钱,开始没日没夜地生产。

这时,一件令陈刚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2000年3月的一天,他接到了那位日本客户的传真。传真上说:“接到本国商业部通知,你国的农产品我们国家限制进口,原来我们之间所签的协议,近阶段不能实施,请立即停止生产。”

陈刚的这批货都是面具和绒条,已经生产了80%,而且这两种产品当时在国内根本没有销路。如果不能出口,即使把这些绒条全部拆掉,把鸡毛作为原料贱卖给别的厂子,也只能卖个四五万元人民币。昨天还沉浸在致富喜悦中的陈刚,今天就背了8万元人民币的债务。 这个灾难性的消息,令陈刚感到如五雷击顶,有些消沉,他连午饭和晚饭都没有吃,躺在床上发愣。最后妻子提醒他:“看看能不能通过其他门路,销往别的国家,不能老在家等着。”

一语惊醒梦中人,“是啊,不能这样等死。”陈刚赶紧从床上爬起来,打电话多方联系、上网查找线索,最后陈刚决定到长春碰碰运气,希望通过长春的港口运往俄罗斯再转口到日本,或销往其他国家,可这时他翻遍所有的口袋,也只有500多元钱了,“我的家当只剩下了500多元钱了”陈刚露出了苦涩的微笑。为了筹措运费,他开始四处借钱,谁知屋漏偏遭连阴雨,因为这批生意前景不好,陈刚的亲戚朋友们谁也不愿意把钱再借给他。正在他犯难的时候,一直看好羽毛加工生意的表弟,助了他一臂之力,他把自己的

出租车卖了1.6万元钱,把钱全部借给了陈刚,表弟的雪中送炭令陈刚感动不已。

陈刚很清楚如果不能把货卖掉,他的公司将举步维艰了。抱着最后一搏的心态,陈刚和表弟把货运到了长春的一家外贸公司。公司的人说:“你们把货先放这儿吧,我们给你找客户,找到客户以后帮你处理掉。”陈刚连忙问:“那要等多长时间?”公司的人说:“碰运气吧,三个月不见回音你们来拉货。” 陈刚一听急了,说:“不行,如果现在卖不出去,我好歹手里有点钱,还能把货拉回去,到时候我没钱了,连拉货的运费也没有,那损失就更大了。我这个货还能处理几万元钱,你们就帮我处理吧。”可一连几天找不到买主,吃住还要花钱,连最后的希望也落空了。 陈刚急火攻心,不仅晚上睡不着,连饭也吃不下,嘴上还起了火疱。陈刚的表第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劝陈刚:“光急也没有用,我们还是早点回家想想办法吧。”孤立无助的他只好给妻子打了个电话:“我不想回来了,你带着孩子在家里好好生活吧。”妻子连忙问:“你怎么啦,为什么说出这种话?”陈刚说:“这回我做生意赔了,还欠那么多债,怎么办?你怪不怪我?” 陈刚的妻子听了这话,当时就哭了,说:“回来吧,实在不行你去讨饭的时候,我后边拿根棍儿,提着篮子,跟你一起去讨饭。”妻子的话让陈刚倍感温暖,他也不由得落下泪来。

从俄罗斯转口日本的路走不通,陈刚只能把货运回家,放在仓库里,这时工人也走了,没走的都是等着领钱,因为他还欠着工人的工资,他给工人们打了借条,并许诺一定尽快把欠款还上。陈刚不甘心,他幻想着东山再起的那一天。

  外出打工还债,相信东山再起

2001年年初,经陈刚打工工厂老板的介绍,陈刚结识了一个做

纺织品生意的美籍华人,陈刚向这位美籍华人介绍了自己的情况,美籍华人答应帮陈刚把存货推销出去,但卖价必须降低。这些面具2000年与日本人的定价在5元人民币一个,时隔一年这个价格已经偏低,为了把它们销售出去,陈刚又主动给每个面具降价5角人民币。3个月后,他的货陆续销售出去了。

美籍华人不仅帮助他卖出了积存的羽毛产品,还帮他介绍了几个专门经营节日消费品的外国客户。2001年,恢复了元气的陈刚又回到老家,继续做他的羽毛生意。

西方国家,不仅在圣诞节、复活节等节日的聚会上有戴这些羽毛装饰品的习惯,就连平常的家庭聚会、朋友联欢上,这些羽毛饰品也是很常见的玩具,它是在超市里长年供应的产品,欧美人喜欢假面具、鹅毛扇,日本人则喜欢羽毛剑和羽毛团球,而韩国人则喜欢挂毯,是在家里做装饰品的。有了这些客户,这一年,陈刚的厂子兴旺起来了。转眼间到了2002年,陈刚开始转变生产方向,主要生产羽毛的节日用品,这一转变让他的厂子在2003年的产值达到了600万元人民币。

就在陈刚春风得意的时候,意想不到的事情又出现了。2003年4月的一个早晨,陈刚接到电话,厂子里的50多位工人突然辞职不干了,工人都被深圳来的老板挖走了。原来南方的一些厂家也看好这里的资源优势,纷纷来这儿投资。这时陈刚正在赶制一批出口到美国的货物,价值100多万元人民币。如果在三个月内不能交货,陈刚就要支付30多万元人民币的违约金,而走了的这些工人都是熟手,在短时间内找到同样熟练程度的工人是不可能的,陈刚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把这些人再抢回来。

这时,十分了解本地人生活习惯的妻子想到了一个有吸引力的办法:“要不,让工人把产品带回家做吧,工作持家两不误,时间上也宽裕。”妻子的话令陈刚豁然开朗,是啊,这些羽毛加工厂里的工人大多都是农村妇女,她们除了在工厂做工外,还要干农活和操持家务。一些简单的工作比如撕毛,撕一斤毛,值5元钱,工人可以在没事的时候撕,有农活的时候就做农活,家里其他人也可以帮着撕,再比如羽毛面具,只是把羽毛粘贴在纸板或塑料板上即可,工艺并不复杂,还有羽毛扇子,完全可以带回家里做,验收合格后出口。这一方法还真灵,一个星期后,原先跳槽的工人开始逐渐回来了。

陈刚靠着精明的经营头脑和灵活的经营手段,他生产的羽毛饰品的知名度也越来越高。2005年5月,一位名叫吉川泰臧的日本客商来到商城县汪岗乡余新湾村,他是在网上看到“飞亚公司”新颖精细的产品,特意亲自赶来,一次就订货1万多件,价值8万多美元。目前,陈刚的“飞亚羽毛工艺制品公司”已经发展到两个羽毛加工厂和一个羽毛工艺制品厂,现有职工2武汉治疗癫痫哪家医院好?00多人,厂房160平方米,产品50多个品种,年产值500多万元。产品远销包括日本、欧美和东南亚等地的20多个国家和地区,并带动了当地家禽饲养业的发展。山沟里的“小羽毛”真正飞向“大世界”。


上一篇:纯涤纱的2018,上涨大周期下的回落小周期  下一篇:第23届京正·北京展国内有影响力的婴童展会

友情链接

癫痫病能治愈吗  最好的癫痫医院  癫痫医院  癫痫病能治好吗  治疗癫痫病的方法  昆明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癫痫的治疗方法  北京哪家治疗癫痫病最好  哪家医院治疗癫痫好  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郑州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癫痫发作症状  癫痫病最新治疗方法  癫痫病治疗方法  癫痫病的最新治疗方法  癫痫病怎么治疗  北京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癫痫病能治吗  怎样治疗儿童癫痫病  吉林最好癫痫病医院  原发性癫痫  中医能治好小儿癫痫病吗  重庆治疗癫痫好方法  银川癫痫医院  西安中际医院好吗  上海治疗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人的护理 

Copyright 2017 http://jx.exjc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机械网(1999-) 版权所有网站地图